• 當前位置: 首頁 > 數據發布 > 統計分析

    新發展階段南通人口集聚路徑研究

    來源: 南通市統計局 發布時間:2021-11-24 字體:[ ]

    人口集聚是人口空間分布格局最直觀的體現,研究一個地區人口集聚的空間格局,不僅可以揭示該地區人口集聚的內在規律,而且有利于深入研究該地區整體人口分布的態勢和規律,進而能體現出區域內經濟格局及城鎮化發展水平。近年來,隨著南通市經濟社會發展,通州、海門相繼撤市設區,市區框架進一步拉大,對人口的集聚效應逐步顯現,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南通市已實現從人口凈流出到凈流入的歷史性跨越,人口發展進入新的歷史階段。沿著歷次人口普查足跡,探尋南通人口集聚歷程,有助于理清人口空間格局背后的經濟社會發展脈絡。新發展階段下,研究南通如何更好發揮人口集聚功能,對于人口發展功能分區、城市空間布局和產業布局的構建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一、 南通市人口集聚歷程

    從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到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67年間,我市共進行了七次人口普查,從歷次人口普查的結果來看,我市常住人口經歷了四個發展階段:

    第一階段:一人普(1953年)到三人普(1982年),人口高速增長階段。新中國成立后,社會安定,經濟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和醫療條件得到很大改善,出現了高出生率、死亡率大幅下降、高人口自然增長率為特征的人口高速增長階段,期間出現了數次人口生育高峰。比如1957年和1965年南通人口出生率分別高達32.8%和37.07%,自然增長率分別達22.68%和26.78%。南通市常住人口由一人普時的507.32萬人增加到三人普時的734.31萬人,年均增加7.8萬人,一人普到二人普、二人普到三人普期間,年均增速分別為1.32%和1.26%。

    第二階段:三人普(1982年)到四人普(1990年),人口控制增長階段。隨著計劃生育政策逐漸完善和明確,南通人口高出生、高增長的勢頭得到有效控制,人口由無計劃、自發的高增長進入有計劃、可控制的低速增長時期。在此期間,南通常住人口由734.31萬人逐漸增長到766.79萬人,年均增加4.1萬人,年均增長0.54%。

    第三階段:四人普(1990年)到六人普(2010年),人口逐步下降階段。這一時期,南通人口進入了由增轉降的轉折時期,計劃生育的嚴格執行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總和生育率,進而導致人口出現負增長,南通建筑業等人口輸出型產業的加快發展以及周邊大城市的人口虹吸效應導致人口凈流出。這一時期,南通常住人口由766.79萬人減少到728.36萬人,年均減少1.9萬人,四人普到五人普期間、五人普到六人普期間,南通人口年均降幅分別為0.2%和0.31%。

    第四階段:六人普(2010年)到(七人普)2020年,人口緩慢回升期。隨著計劃生育政策的調整,單獨兩孩、全面二孩政策效應的逐步實施,以及南通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對外來人口吸引力的逐步增強,南通人口數量逐步回升,由六人普的728.36萬人增長到七人普的772.66萬人,年均增加4.4萬人,年均增幅0.59%。至此,南通人口也結束了持續多年的人口凈流出狀態,實現了人口凈流入的歷史性轉變,人口集聚效應逐步顯現。

    ]MUR]CRUBJ2D39%7QA4DF6N.png

    二、南通市人口空間格局及集聚特征

    人口集聚既是過程又是結果,其動態過程表現為人口遷移或人口流動,靜態結果表現為人口的空間分布。從歷次人口普查數據來看,分析南通市人口集聚空間格局變化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縣區向市區集聚,中心城區集聚效應增強。隨著行政區劃的調整,通州、海門相繼撤市設區,市轄區大幅擴張,常住人口由一人普的23萬人增加到七人普的376.7萬人。同時,隨著人口由縣區向市區逐漸集聚,同口徑相比,市轄區由一人普的194.7萬人增加到七人普的376.7萬人,年均增加2.7萬人;市轄區人口占全市比重由一人普的38.4%提高到七人普的48.7%,提高10.3個百分點,市區人口集聚效應顯著增強。

    二是鄉村向城鎮集聚,城鎮化率大幅提升。改革開放以前,受經濟發展水平低和城鄉二元結構等因素對人口流動的制約,南通市城鎮化進程較為緩慢。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高度重視城鎮化建設,明確提出實施以人的城鎮化為核心,以提高城鎮化質量為導向的新型城鎮化戰略,南通的城鎮化進程明顯加快,城鎮化質量顯著提升。南通常住人口中城鎮人口和農村人口的發展趨勢呈剪刀狀,且“剪刀差”逐漸擴大。2005年至2020年,南通市常住人口中城鎮人口由326.6萬人增加到544.4萬人,年均增加14.5萬人,城鎮化率由44.6%提高到70.44%,年均提高1.72個百分點。

    ]97GRQY$651M$V%8}11VH06.png

    三是流出向流入轉變,城市人口吸引力增強。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化,戶籍制度的改革,人口流動性逐漸增強,在上海、南京、蘇州等城市的虹吸效應下,南通市多年來處于人口凈流出狀態,近年來,隨著我市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人才、戶籍政策不斷優化,流出人口逐漸減少,流入人口不斷增多,人口逐漸由凈流出扭轉為凈流入狀態。根據七人普結果修訂的近年人口數據顯示,南通市自2015年實現人口凈流入0.4萬人,2015年以來,人口凈流入規模逐年增大,2020年實現人口凈流入16.7萬人,表明我市城市人口吸引力逐漸增強。

    RW%IB%{ELDQXTHB8ENAWECC.png

    三、南通市人口集聚綜合評價

    人口集聚為綜合性指標,必須按照科學性、系統性和代表性原則進行指標體系構建。本文依據人口集聚度的測度標準選取人口城鄉結構、人口年齡結構、人口教育結構、人口就業結構和人口收入結構等5個二級指標來刻畫人口集聚綜合指數。

    (一)評價指標體系構建

    根據指標選取的重要性、科學性和可行性原則,本文在5個二級指標的基礎上選取10個三級指標,其中,6個正指標,4個逆指標,建立人口集聚度綜合評價指標體系(見下表),所有指標權重和為1,每個三級指標賦權0.1。

                                   南通市人口集聚綜合評價指標體系(表1)

    ]W~8@V]47IQ97((J@%]_07R.png

    (二)人口集聚發展水平測算

    收集2010年以來南通市人口集聚評價指標體系相關指標數據,測算歷年人口集聚綜合指數并進行分析。數據來源主要是歷年《南通統計年鑒》及人口抽樣調查結果,少量缺失指標數據用前后年份數據進行平滑處理得到。

    對收集到的原始數據,用標準差法進行無量綱化處理,得到標準化數據。對標準化數據(逆指標取相反數)進行加權平均,得到人口集聚各個二級指數,5個二級指數求和得到人口集聚綜合指數,見下表:

                             南通市人口集聚綜合指數及二級指數測算結果(表2)

    PKUBP)47]TW4716E2T{M[}6.png

    從測算結果看,2010年以來,南通市人口集聚綜合指數呈逐年上升趨勢,說明人口集聚水平持續提高。2010年至2020年南通人口集聚綜合指數由-0.909提升至0.638,主要得益于人口教育結構和就業結構的日趨合理、城鎮化率的不斷提升及人口收入水平的不斷增長。

    從二級指標看,南通人口城鄉結構指數近年來逐年提升,說明在城鎮化的背景下,人口城鄉結構不斷優化,城鎮化率由2010年的56%提升至2020年的70.44%。近年來,南通城鎮新增就業以年均超10萬人的速度穩定增長,為城鎮化建設提供了充足的人力資源保障。人口城鄉結構指數提升的同時,人口教育結構、就業結構和收入結構也呈上升趨勢。2010-2010年間,南通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以年均5216元的速度增加,人民的生活水平顯著提升,購買力的不斷提升進一步刺激消費行為和投資行為。分項指標中,只有人口年齡結構呈逐步下降的態勢,對人口集聚綜合指數產生了副作用。當前,人口老齡化加劇、人口紅利消減,人口年齡結構亟待優化。2010-2020年間,南通常住人口老齡化率(65歲以上人口占比)由16.5%提高到22.67%,65歲以上人口由120.1萬人增加到175.2萬人,年均增加5.5萬人,與此同時,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占比由72.87%下降到66.44%,勞動年齡人口由530.6萬人減少到513.4萬人,年均減少1.7萬人。

    四、長三角城市群人口集聚差異分析

    以上我們從時間和空間維度分析了南通區域內人口集聚情況,那么,南通市與周邊城市相比,人口集聚水平處于什么位次,值得分析探究。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大背景下,南通市作為長三角北翼中心城市,在經濟社會各個方面與長三角城市群內其他城市存在密切的聯系。為深入分析南通市與其他長三角城市在人口集聚方面的差異,本文收集了長三角兩省一市(江浙滬)25個長三角城市(以下簡稱長三角城市群)2010和2020年的人口和經濟相關數據,通過計算各地人口密度和經濟密度等指標,分析各地人口和經濟集聚特征,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長三角城市群人口集聚和經濟集聚特征

    一是人口向核心城市集聚趨勢明顯。2010至2020年的10年間,長三角核心城市上海以及周邊的蘇南、浙北地區部分城市人口增長明顯,蘇中蘇北地區部分城市(鹽城市、泰州市)人口減少。這表明,在長三角城市群內部,人口進一步向滬寧杭集聚的趨勢。六人普至七人普的十年間,長三角城市群中人口增長較快的城市為:杭州市、寧波市、金華市,年均增長率均超2%;蘇州市、無錫市、南京市和嘉興市,年均增長率在1.5%和2%之間。上海市人口經歷了2000年至2010年年均增長3.4%的高速增長后,近十年的增長速度有所放緩,2010至2020年年均增長率0.8%。南通市2010-2020年間,人口由降轉升,年均增長0.59%。

    二是經濟集聚強于人口集聚。人口集聚歸根結底是社會經濟現象,人口增長與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相比人口集聚,長三角城市群經濟增長更為迅速,經濟集聚強于人口集聚速度。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經濟增長速度快于人口增長速度。2010至2020年間,長三角城市總人口由15611萬人增加到17419萬人年均增長1.1%,同時期,GDP由86314億元增加到206032.6億元,年均增長9.1%,遠遠高于人口增長速度。另一方面,經濟的空間集聚速度甚于人口的空間集聚速度。2010至2020年,長三角兩省一市人口占全國的比重由11.4%提高到12.4%,與此同時,GDP占全國的比重十年間變化不大,但財政收入占全國的比重由31.3%提高到43.5%,進出口總額占全國比重由47.2%提高到51.6%,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占全國的比重由19.3%提高到20.3%。

    三是人口密度和經濟密度高度相關。利用SPSS統計軟件對長三角城市2020年的人口密度和經濟密度做相關分析,結果顯示,二者呈強烈的線性相關關系,相關系數高達0.99,顯著性檢驗結果表明,在99.9%以上的概率上,兩者相關關系成立。從二者的散點分布圖上,也可以明顯地看出隨著人口密度的提高,經濟密度也隨之上升。

    (二)基于人口集聚的城市經濟競爭力分類

    以長三角兩省一市25個城市作為分布單位,計算各地的土地面積、常住人口和經濟總量所占比重,從三者的相對關系可以考察比較各個城市的人口集聚度和經濟競爭力的相對關系,分為如下幾類。

                         2020年長三角兩省一市經濟、人口和土地份額情況表(表3)

    ANJJGB)ND}$G(EL@4G9LN02.png

    人口相對密集城市的發展競爭力水平分類。當一個城市的人口在長三角的份額高于其面積份額,說明其人口相對集聚,人口密度超過長三角區域平均水平(799人/平方公里)。根據經濟、人口、土地份額的相對關系,人口相對密集城市的發展競爭力可以分為兩類。一是人口相對密集,經濟更為密集,經濟競爭力水平高。從上表可以看出,上海、蘇州、南京、無錫、常州、寧波、鎮江等8個城市屬于此種類型。二是人口相對密集,但經濟密度不足,競爭力水平有待提高。該類城市經濟份額低于人口份額,但高于土地份額,說明其經濟密集程度低于人口密集程度,經濟競爭力水平有待提高。從表中可以看出,嘉興市屬于此類型。

    人口相對稀疏城市的發展競爭力水平分類。當一個城市的人口在長三角的份額低于其面積份額,說明其人口相對稀疏,人口密度不及長三角區域平均水平(799人/平方公里)。根據經濟、人口、土地份額的相對關系,人口相對稀疏城市的發展競爭力可以分為兩類。一是人口相對稀疏,但經濟份額高于人口份額,城市競爭力水平較強。從表中可見,杭州、南通、揚州、舟山屬于此類型。該類城市的人口承載能力較強,隨著經濟的發展,其人口吸引力和集聚能力將會增強。二是人口相對稀疏的同時,經濟份額更低,競爭力較低。從表中可以看出,該類城市泰州、溫州、徐州、湖州、紹興、臺州、連云港、金華、宿遷、淮安、衢州、鹽城、麗水等城市屬于此類型。該類城市在整個區域中國人口相對稀疏,經濟份額更少,城市經濟競爭力最低。

    五、南通市人口集聚影響因素分析

    近年來,隨著南通經濟社會不斷發展,城市競爭力不斷增強,人口集聚規模和水平不斷提升,但南通人口占全省的份額略有下降,同時還存在著市區人口首位度不高、城鎮化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人口老齡化和少子化、人口集聚落后于經濟集聚等弱項和短板,影響南通人口集聚發展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市區首位度偏低,市區人口集聚水平亟待進一步提升。七人普數據顯示,南通市常住人口772.66萬人,其中,市區人口376.7萬人,占比48.7%。 2019年,海門撤市設區之前,南通市市區人口占比僅32.6%。雖然海門設區后,南通市市區人口比重大幅提升,但與長三角發達城市相比,仍有不少差距。2020年,上海市、南京市市區人口比重為100%,杭州市、常州市、無錫市、蘇州市市區人口比重分別達89.7%、85.1%、58.9%和52.7%,分別高于南通市41、36.7、10.2和4個百分點。蘇中的揚州市市區人口比重達57.8%,高于南通市9.1個百分點。

    二是城鎮化率偏低,人口向城鎮集聚速度尚需加快。五人普和六人普結果顯示,2000年和2010年,南通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分別為33.5%和55.8%,分別低于全省平均水平8.8和4.4個百分點。七人普結果顯示,2020年,南通市常住人口中城鎮人口達544.3萬人,城鎮化率達70.44%,低于全省平均水平3個百分點,遠低于上海市(89.3%)、南京市(86.8%)、杭州市(83.29%)、無錫市(82.79%)、蘇州市(81.72%),低于揚州市(71.03%)0.59個百分點。雖然2000年以來,南通市城鎮化率和全省平均水平差距逐漸縮小,但與周邊發達地區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人口城鎮化進程尚需加快。

    三是老齡化、少子化持續加深,人口年齡結構亟需改善。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0 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達到10%,或者65 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達到7%時,該國家或地區就進入了老齡化社會,超過14%則稱為老齡社會,超過21%則稱為超老齡社會。人口老齡化是多年困擾南通市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突出問題。從縱向看,南通從三人普(1982年)就進入了老齡化社會,2017年65歲以上人口占比首次超20%,達到20.12%,南通進入超老齡社會,2017年以來,老齡化率逐年提高,2020年七人普結果顯示,南通65歲以上人口比重達到22.67%,達歷史新高。從橫向看,南通市人口老齡化率在全省乃至全國均處于較高水平。七人普結果顯示,南通市60歲以上、65歲以上人口比重均遠高于全國、全省平均水平。南通60歲以上人口比重30.01%,分別高于全國、全省平均水平11.31、8.17個百分點;65歲以上人口比重分別高于全國、全省平均水平9.17、6.47個百分點。

    另一方面,南通長期的低生育率造成了少子化的持續加深。建國初期,南通人口出生率處在30‰以上的較高水平;改革開放初期,南通市出生率在10‰上下波動;1990年迎來了生育的小高峰,出生率達14.8‰;1996年之后,我市出生率穩中有降,保持在10‰以下的水平;2020年,人口出生率為6.09‰。多年的少子化造成南通市人口后備資源不足,勞動年齡人口持續下降,人口年齡結構亟待改善。

    從南通市不同時期的人口年齡金字塔可以看出,由于人口老齡化和少子化的雙重疊加效應,金字塔的底座逐漸變窄,中心慢慢上移,導致金字塔的穩定性變差。

                                     南通市歷次人口普查年齡結構(表4)

    1.png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江蘇省各市人口年齡構成(表5)

    2.png

                                   圖4 南通市不同時期人口年齡金字塔

    `6LICI`D5)VDPTK[J@IT2W8.png

    六、提升南通市人口集聚發展水平路徑

    近年來,隨著南通經濟社會不斷發展,城市競爭力不斷提升,人口集聚規模和水平不斷提升。城市人口的集聚促進了經濟、文化的快速發展,同時也帶來了交通擁擠、環境污染、住房和就業問題。城市人口的合理分布,就是要在這種積極作用和消極作用之間尋求合理平衡點。這就要求將人口的適當集中和分散相結合,全面協調人口、資源、環境的關系,尊重城市發展客觀規律,引導城市合理布局、有序建設和可持續發展。

    (一)政策發力,提升人才吸引力

    人才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第一資源,近年來,多城市上演的“搶人大戰”愈演愈烈,南通市應進一步完善人才政策,多渠道引進高素質外來人口,吸引通籍學子回鄉就業、創業。一要高質量引進人才。按照雙創人才、青年人才、特殊人才等類別,量身定制引進政策,力求對象更加精準、范圍更加全面。二要系統性支持人才。通過入職培訓、參加競賽、人才計劃申報等方面,助力人才盡快成長,進一步完善金融扶持政策,鏈條式解決人才創業融資難題。三要全方位保障人才。落實相關激勵政策,從生活、住房、教育、醫療等方面為人才開放綠色通道,解決人才就業創業后顧之憂。

    (二)產業引領,大力調整產業結構

    積極應對“超少子化”與“深度老齡化”長期并存的基本市情,大力發展“一老一少”相關產業。一要加大宣傳力度,以吸引更多的企業投入到孕嬰產業和老齡產業中。二要進一步完善發展孕嬰產業和老齡產業的相關優惠政策,形成發展孕嬰產業和老齡產業的良好氛圍。三要積極推動孕嬰產業和老齡產業的結構調整。重點發展孕嬰產業和養老服務業,大力培養專業育嬰人才和養老服務人才。

    (三)配套保障,提高人口生育率

    2021年7月20日,中央正式發布《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就“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并取消社會撫養費等制約措施、清理和廢止相關處罰規定,配套實施積極生育支持措施”提出要求。南通市要貫徹落實好國家人口生育政策,強化積極生育政策導向,提升優生優育服務水平和婦幼健康事業發展水平,完善降低生育、養育、教育成本的配套措施,切實打消人民群眾“生得起、養不起”的后顧之憂。一是實施差異化的個稅抵扣及經濟補貼政策,對生育二孩、三孩的家庭給與稅收優惠和經濟補貼。二是增加學前教育配套設施,加大公辦幼兒園及普惠型幼兒園供給,降低私立園收費標準,切實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三是貫徹落實義務教育“雙減”政策,切實減輕家庭負擔。四是打擊學區房炒作,通過推廣多校劃片、電腦隨機搖號派位等方式,以均衡優質教育資源,促進教育公平。

    河北11选5